朴施厚15  

 

因為最近實在沒什麼太好看的韓劇,所以我決定又把《檢察官公主》翻出來看第四遍,還是一樣覺得非常好看,絕無冷場!也再一次愛上徐仁優與馬惠理!《檢察官公主》讓我心目中原本排名第一多年的韓劇《情定大飯店》退居第二(申東賢先生真是對不起啊!),《檢察官公主》有許多細節與伏筆的處理與表現十分優異,更加令人佩服編劇與導演的用心安排!當初我看這部戲時並未動手寫觀後感,於是決定趁此機會為我最喜歡的韓劇好好寫上一篇觀後感。《檢察官公主》劇中的所有主配角連同甘草人物(檢察官辦案的犯人除外)可以說每位都缺一不可,每個角色都有其獨特魅力!《檢察官公主》這部戲我建議至少要看兩遍,因為該劇有許多細節與伏筆是看完全劇之後,再回過頭重看時才恍然大悟!《檢察官公主》剛開始看頭兩集並不覺得特別好看,但是之後的每一集可說是愈來愈精彩!徐仁優與馬惠理這兩個角色在朴施厚與金素妍的精湛演技與詮釋之下,成了史上最登對且最具魅力的法界情侶檔!(本文人物的角色名稱以他們辦公桌上的名牌為準。)

 

《檢察官公主》與編劇之前的作品《燦爛的遺產》在某方面是有些許雷同,《燦爛的遺產》的男主角鮮于煥原本是揮霍成性的不成材繼承人,受調教後成為有擔當的男人。《檢察官公主》的女主角馬惠理是愛買名牌、生活白痴的菜鳥檢察官,受調教後成為能獨當一面的檢察官。差別在於《檢察官公主》劇中的愛情模式與為父申冤的情節。

 

十五年前徐仁優律師(徐辯)因為父親徐東根受冤枉為殺人兇手入獄,含冤而死,小學六年級(小學六年級應該是12~13歲吧?!可是後來徐仁優又說自己是14歲去美國的?)的徐仁優與母親來到美國生活,不到四個月徐仁優的母親也出車禍死去,幸好徐仁優遇上不錯的養父,完成學業後,兩年前徐仁優返國考取律師執照,一邊準備調查父親當年的冤情,一邊執行縝密的復仇計劃…徐仁優可說是具備越王句踐等級的超級耐心,十五年前還是小學六年級的徐仁優雖然曾經試圖為父親申冤,到馬惠理家想見馬想泰卻不得其門而入,餓著肚子在門口等了三天,後來同齡的小女孩馬惠理拿著點心與香蕉牛奶給男孩,卻遭男孩打翻在地,因為徐仁優知道父親的冤屈與小女孩的父親有關,於是十五年來徐仁優一直在等待復仇的時機,也一邊計劃如何復仇…(有人說十五年前小徐仁優就已經愛上小女孩的馬惠理,這點我的看法是不同的,編劇這樣安排的用意是點出兩人相遇的奇妙緣份,如果徐仁優的父親沒有受冤枉成為殺人兇手,馬惠理的父親沒有嫁禍給徐仁優的父親,那徐仁優就不必到馬惠理家來拜託馬想泰,更不會因此而遇見馬惠理,也就是說徐仁優父親的冤案成就了一段妙姻緣!因為自己的冤屈而讓兒子遇上未來媳婦,徐東根地下有知,冤死也覺得值得吧?!徐仁優真正愛上馬惠理應該是在第4集,馬惠理被潑番茄後準備辭職逃到日本去,在機場卻被徐仁優攔住時…)

 

兩年前開始徐仁優就請專人跟拍並跟蹤馬惠理(這也是為什麼馬惠理往往前腳進,徐仁優總是後腳就到的原因),瞭解她的喜好與一舉一動,同時徐辯也喬裝成作家與其他身份接近當年與父親冤案相關的目擊證人,之後馬惠理考上檢察官,徐仁優請好友Jenny花一年時間回國來幫忙自己執行復仇計劃(Jenny花一年時間刻意以VIP的顧客身份接近馬惠理的好友,所以不但徐仁優自己刻意接近馬惠理,連徐仁優的好友Jenny也刻意接近馬惠理的好友,想想徐辯的復仇計劃真的是太縝密、太可怕了!所以千萬不能得罪徐辯,人說:君子報仇,三年不晚,而徐辯可以等上十五年!),徐辯刻意接近馬惠理,讓馬惠理愛上自己,最後迫使馬惠理不得不親自去調查父親…馬想泰最心疼的就是女兒馬惠理,所以讓一向敬愛自己的女兒查出自己當年犯下的罪行,並奪走馬想泰的女兒,可以說是徐辯構思許久、天衣無縫的完美復仇計劃!(雖然徐仁優後來曾經辯解自己並不是為了向馬惠理的父親馬想泰復仇,而是為了為自己的父親徐東根洗刷冤屈,但是從他向馬惠理的父親嗆聲要奪走他女兒,還有之前兩次偶遇馬想泰時眼神流露的敵意來看,徐仁優的確有向馬惠理的父親馬想泰復仇的想法。)只是沒想到計劃不如變化,徐辯千算萬算沒算到自己竟然真的愛上仇人的女兒馬惠理,後來甚至於心軟而想放棄耗費用心甚多、歷時十五年之久的為父申冤大計…最後馬惠理決定:由徐仁優律師替父親馬想泰辯護,而自己徐仁優的父親證明清白…

 

馬惠理是養尊處優的公主,雖然熱衷追求名牌,但是學習力、記憶力與模仿力都非常好,有人說徐仁優花了15年調查的案子,馬惠理花3集就還原真相,這點我必須替徐辯說話,徐仁優並非15年來都在調查該案,其中有13年在等待時機:充實自己的能力、取得律師資格並累積足夠的資金(雇人跟拍並跟蹤馬惠理要錢吧!為了搬到馬惠理隔壁也要錢吧!)來執行計劃與調查,事實上徐仁優從兩年前返國後才正式積極調查案子、接近當年與父親冤案相關的目擊證人(例如:徐仁優兩年來每週向當年的目擊證人買花,甚至替他兒子申冤等等…如果沒有徐仁優兩年來的耐心耕耘,就沒有目擊證人向馬惠理改口供的收穫),馬惠理花3集就還原真相,實際上有許多是徐仁優先鋪好路(如將當年的案子抄錄並整理好,甚至連案發當時的照片也畫好),等待馬惠理去經過,坐享其成(後來馬惠理去調查的每個地方,徐仁優都早已經去過,甚至於早就把車停在附近、等在那裡,冷眼旁觀馬惠理調查的一舉一動),後來是兩人聯手還原事實真相的。所以如果沒有徐仁優這前後共15年的鋪路(13年的等待與準備足夠的資金+2年來的執行計劃與調查),單憑馬惠理一人是無法花3集就還原事實真相的,因為她當時根本無法接近更別說是調閱案情的相關資料!所以看到不少劇評說徐仁優花了15年調查的案子,馬惠理花3集就還原真相,就認為馬惠理檢察官比徐仁優律師更厲害云云…我個人是非常不以為然的!就好比前台北市長黃大洲任內規劃興建的捷運,到了陳水扁任內才完工通車,於是陳水扁把台北捷運通車的功勞全算成是自己的政績,黃大洲批評阿扁:「捷運的規劃、興建什麼也沒做,只有剪綵而已。」,阿扁回說:「剪綵也要有剪綵的本事啊!」套句阿扁的話:馬惠理確實有剪綵的本事啊!

 

《檢察官公主》劇中的愛情與馬惠理擔任檢察官的成長息息相關,無論面對愛情還是檢察官這份工作,馬惠理都是菜鳥一隻,馬惠理原本只是個愛買名牌、生活白痴的菜鳥檢察官,徐仁優律師的調教之下後來成為青出於藍更勝於藍的檢察官。(當徐仁優與馬惠理討論案情時,提到金議員不肯為馬惠理的父親做證時,馬惠理說要想辦法抓住金議員的把柄逼他開口,所以後來徐仁優捐了不少政治獻金給金議員,又拿出馬惠理的父親提供的生死簿才迫使金議員開口做證徐仁優不只教馬惠理如何成為稱職的檢察官,他對馬惠理的體貼與不求回報的付出,無形中也在教馬惠理如何面對愛情…

 

朴施厚13

 

徐仁優律師與馬惠理檢察官的愛情: 

1集刻意安排的巧遇

 檢察官公主03 

馬惠理藉口母親住院缺席新任檢察官的研討會,去參加滑雪場的名牌女鞋葛麗絲凱莉王妃款限量拍賣會,在滑雪場拍賣會上馬惠理陰錯陽差害首席檢察官尹勢峻追丟嫌犯,(尹首檢見到馬惠理愣了一下,因為馬惠理長得與死去妻子一模一樣!)馬惠理因為錢包手機被偷、訂房無故被取消、汽車又爆胎,只好求助陌生男子徐仁優,兩年前開始徐仁優就請專人跟拍並跟蹤馬惠理,所以這兩年來徐仁優早就從照片上熟悉馬惠理,不過百聞不如一見,徐仁優見到馬惠理後總是不自覺地想笑…光是第1集徐仁優就笑了4次,心想怎麼有如此單純的女生,最誇張的是居然在浴缸洗澡都能因為睡著而差點淹死!徐仁優幫馬惠理支付了相關費用並把鞋子賣給了惠理,只留下電話作為聯繫方式,馬惠理卻在回家時不小心將紙條丟失…馬惠理和檢察官同事們一起去KTV聚餐,喝醉的馬惠理開心的在街上又跳又唱,並未注意到車內的徐仁優正在注意她…(這表示徐仁優不僅請專人跟拍並跟蹤馬惠理,甚至於有時候自己也跟蹤馬惠理)徐仁優回到頂樓住處後躺在躺椅上,煩惱地閉上眼睛…(利用無憂無慮的馬惠理來復仇,這樣好嗎?其實早在第1集後面徐仁優就已經開始猶豫起煩惱了!)

 

檢察官公主04 

 

2集剋星出現棋逢敵手
馬惠理被安排在首席檢察官尹勢峻下實習,馬惠理穿著打扮時髦卻失去一般檢察官的得體,總是準時下班,辦案又自我意識過剩,讓檢察院所有同仁都很頭大!徐仁優到檢察院巧遇到惠理,馬惠理誤以為徐仁優是來要錢,徐仁優以律師身份正式認識馬惠理檢察官,馬惠理故意帶一大箱現金去還錢,沒想到徐仁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預先準備好數鈔機(別忘了從兩年前開始徐仁優就請專人跟拍並跟蹤馬惠理,所以徐辯總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馬惠理的剋星出現,兩人棋逢敵手!檢察院的李檢員認出了馬惠理就是害尹勢峻追丟嫌犯的人,馬惠理缺席研討會卻去參加拍賣會的事被發現。部長於是決定讓朽木不可雕的馬惠理提早「獨立」辦案,卻又不分配像樣的案件給她,想讓她自己知難而退、自動辭職,毫不知情的馬惠理卻開心萬分,還將辦公室裝扮成公主屋,甚至自備咖啡機與足部按摩機。後來得知實情的馬惠理誤以為是徐仁優把事情說出去的,非常生氣地去找徐仁優算帳,還踢了他一腳…徐仁優對馬惠理說:「馬檢首先應該要改掉個性輕率衝動的毛病!」(明知馬惠理崇拜名牌、個性輕率衝動,但是徐仁優卻並不討厭這位仇人的女兒,還給予她忠告。)馬惠理心情不佳,和好友在酒吧與兩個未成年男孩喝酒被抓。

 

3集麻煩製造機馬惠理v.s. 隨傳隨到的超人律師徐仁優
到了警察局,馬惠理擔心暴露自己檢察官的身份,好友建議找徐仁優律師來幫忙,剛剛才和徐辯大吵一架,現在卻又只得硬著頭皮求助徐辯,徐仁優佯裝成馬惠理的未婚夫解決問題。翌日,馬惠理的父親馬想泰看到網路上都是馬惠理以檢察官身份卻向未成年者援助交際的嫌疑報導(在徐仁優的幫忙下,記者終於撤除網路報導),國會議員兒子和馬惠理的相親也因此告吹,馬想泰氣得沒收女兒的車鑰匙,威脅馬惠理說如果不能當個稱職的檢察官,就要把她趕出家門!(原本馬惠理是念法政大學,二年級因故休學,後來改念服裝設計,畢業設計卻被批評成東抄西抄,當時馬想泰氣得把馬惠理的名牌包全燒了!馬惠理在父親的高壓政策下,迫不得已才自修考上檢察官,否則馬惠理壓根就沒想過要當檢察官!)但是馬惠理在檢察院根本就分配不到半件像樣的案子,於是在徐仁優的幫忙下,馬惠理決定主動出擊調查聚賭案,為此馬惠理還請徐仁優教她打花牌,看到馬惠理如此認真投入,徐仁優開始對馬惠理產生好感…馬惠理依計劃喬裝調查聚賭案,沒料到聚賭地點臨時改變,令原本打算裡應外合的徐仁優十分焦急的趕去另一個聚賭地點。(3集徐仁優開始會擔心馬惠理

 

4集英雄救美不成+馬惠理明白拒絕=徐仁優內心失落
尹首檢及時趕到救了馬惠理,徐仁優晚來一步,只能睜睜地看著驚嚇過度的馬惠理投入尹首檢的懷抱。馬惠理因為調查聚賭案受傷,勞師動眾又沒有成果,名牌衣物慘遭父親沒收,於是只好穿上大嬸裝去上班。尹首檢也因為救馬惠理而負傷,加上尹首檢的背書保證只得以繼續留在檢察院工作,馬惠理因而喜歡上尹首檢…徐仁優前去看望馬惠理並送上馬惠理遺失的愛鞋與新手機,卻被馬惠理告知她已有喜歡的人,要徐仁優不要喜歡自己,徐仁優內心有些許失落但仍然對馬惠理關心有加,還送了顆雞蛋給馬惠理熱敷傷口。徐仁優離去時自言自語地說:「尹勢峻,你比我強啊!」

 

馬惠理接到一個兒童性騷擾案,卻難以讓小女孩克服心理壓力出面指認罪犯,同時也得知尹首檢已有一個七歲的女兒,馬惠理找徐仁優商量,馬惠理說如果是不能愛的人就不應該開始,打算放棄尹首檢。徐仁優說:「哪裡有不能愛的人呢?」然後卻又若有所思的說:「確實是有不能愛的人…」(仇人的女兒馬惠理就是我徐仁優不能愛的人啊!)馬惠理與母親做了手工餅乾,送給尹首檢與他女兒…

 

之前辦案輕率的馬惠理在檢察院大樓前遭人潑蕃茄,這次徐仁優終於搶先尹首檢一步,用外套包住馬惠理,並帶她離開現場,回徐仁優的住處清洗,馬惠理換上徐仁優的襯衫與褲子,沒想到方才的糗態又遭人拍下傳上網路,立刻成為熱門搜索的關鍵詞,(這次是尹首檢幫忙把這些網路新聞撤除的)馬惠理終於崩潰了!馬惠理準備辭職逃到日本去,在機場卻被徐仁優攔住並一把抱住說:「馬惠理,妳哪裡也別想去!」4集徐仁優愛上馬惠理了!如果只是要留住馬惠理,拉住她就可以,又何必趁機一抱呢?)

 

5集徐辯嫉妒了!
徐仁優用激將法要馬惠理繼續留下來證明自己的能力,也為了替自己背書的尹首檢。馬惠理在飛機上做夢驚醒,決心留下。徐仁優接到跟蹤馬惠理的專員電話,得知馬惠理下了飛機,感到很高興。馬惠理因為尹首檢的話得到啟發,在徐仁優的幫助下成功地得到敏智與她母親的認可。(坐在車上等候馬惠理的徐仁優,看到馬惠理開心的笑容,先是笑容以對,然後臉上浮現一絲陰霾…)敏智在馬惠理的循循善誘下成功克服心理障礙指認老師的可恥行徑,(徐仁優也適時以匿名信件,提供馬惠理美國方面的證據)馬惠理也因為該案而受到各方一致好評,開始得到認可,連與國會議員兒子的相親也重新死灰復燃。另一方面,馬惠理得知尹首檢暗中幫自己解圍很是感動,心也更加向尹首檢靠攏。徐仁優等在馬惠理家門口,卻看到馬惠理向尹首檢表白並受到傷害,心裡很不是滋味,一等馬惠理轉身進門,徐仁優就立刻迫不及待憤然駕車離去。(徐辯嫉妒了!證明愛情的最佳方式就是讓對方嫉妒,所以第5集徐仁優徹徹底底愛上馬惠理了!) 

 

檢察官公主07 

 
6集晚別人一步,感覺真是不爽!
馬惠理大學時代肥胖的照片在同事間傳開,讓她覺得很自卑,原本馬惠理就是個極度缺乏自信心的人,表面上追逐名牌的她,其實是用名牌的包裝來建立自信;馬惠理約徐仁優出來狂吃,兩人見面都各懷心事,馬惠理煩惱自己大學時代肥胖的照片在同事間傳開,徐仁優還在回想尹首檢對馬惠理說想和她上床的畫面,被嫉妒蒙上雙眼的徐仁優當然無法查覺馬惠理的心事重重,而心事重重的馬惠理當然也無法查覺向來貼心的徐仁優,為什麼不再體貼了?徐仁優律師到檢察院公事公辦(其實這表示徐仁優正在生馬惠理的悶氣),讓馬惠理檢察官的立場有點尷尬,對徐仁優的不體貼(徐仁優滿腦子嫉妒,哪裡還顧得上體貼?!),馬惠理也有些許抱怨,徐仁優得知事情後,才懊惱自己為何沒發現馬惠理昨晚吃飯時神情有異,原來自己連馬惠理的朋友都稱不上…(這表示徐仁優原本並不知道馬惠理肥胖的大學往事,所以除了15年前的一面之緣,徐仁優只知道馬惠理這兩年來準備考檢察官與愛買名牌的事,所以有人說十五年前小徐仁優就已經愛上小女孩的馬惠理,光從徐仁優不知道馬惠理肥胖的大學往事這點,就可以知道無法成立!

 

徐仁優買了馬惠理最愛吃的壽司準備安慰她,不料尹首檢搶先一步買了低卡麵包與果汁給她,徐仁優告訴馬惠理會和她保持適當距離,看到馬惠理只顧吃尹首檢的麵包,自己買的高級壽司料理卻連一口都不肯吃,令徐仁優很鬱悶的說:「晚別人一步,感覺真是不爽!」(徐仁優心中暗自起誓,絕對不要再晚別人一步了!never!) 

 

馬惠理對尹首檢的感情越發明確,她想和尹首檢培養感情卻苦無機會,於是找藉口向父母提出要「獨立」的請求,希望搬到檢察院(其實是尹首檢家)附近住,但遭父母一口拒絕。無奈之下馬惠理找徐仁優幫忙想辦法,徐仁優獻計要馬惠理製造假車禍並藉此讓父母妥協,徐仁優擔心馬惠理會受傷,於是自己代馬惠理開車撞向自己的車。(表面上徐仁優是要幫馬惠理搬出來以增加和尹首檢的見面機會,其實也是幫自己增加和馬惠理的見面機會,只是徐仁優開馬惠理的車撞自己的車,犧牲未免也太大了吧!)馬惠理成功獨立,可搬到新家後卻驚訝地發現原來徐仁優就住在自己隔壁…

 

檢察官公主06 

 7集徐仁優得意的笑:搶先別人一步,感覺真是爽啊!馬惠理初吻掠奪成功!
馬惠理發現自己住在徐仁優隔壁,徐辯故作驚訝狀;徐辯一早把惠理叫醒,並提醒她要把握時間搭上尹首檢的車,一起去上班,沒想到陳檢察官(貞前輩)早已坐在車上…馬惠理第一次進驗屍房,陳檢察官與她一起吃飯,席間不小心說出了自己比馬惠理先喜歡上尹首檢的事實,馬惠理表明自己雖然不喜歡奪人所愛,但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心,所以她不會把尹首檢讓給貞前輩的,但是可以把早上搭車一起上班的機會讓給她。分別前貞前輩提醒馬惠理(其實有點故意整她),據說驗屍後晚上12點之前不能回家,否則死者的鬼魂會跟進門。馬惠理原本想回家,沒想到向來溺愛女兒的馬媽也同樣膽小怕鬼,居然不肯讓女兒回家,馬惠理一個人在外面徘徊很久,遇到了徐仁優。晚上馬惠理一個人不敢睡,屢次藉口討礦泉水、討胃藥,目的只是希望能找徐辯陪伴壯膽,沒想到徐辯居然都只是用釣竿把東西從陽台送給她…(公主請見諒!沒辦法,徐辯正忙著錄音呢!至於徐辯錄了什麼話,公主第13集就會知道了。)後來徐仁優終於有空來陪馬惠理,馬惠理安心的在沙發上睡著了…徐仁優坐在地上煩惱地閉上眼睛…第7集徐仁優再次為自己即將展開的復仇計畫,而感到煩惱、猶豫了!)

 

天亮時,馬惠理卻是躺在床上,(想當然耳是徐辯把公主抱上床的),馬惠理被徐仁優的聲音叫醒,原來徐仁優送馬惠理一個鬧鐘,還錄下自己的聲音…(其實這部戲也有不少置入性行銷,但是都與劇情非常融合,看了也會讓人想買這款馬惠理鬧鐘,不過要錄徐辯的聲音才行喔!)徐辯還替馬惠理準備好蔬菜沙拉低熱量早餐…(這等貼心連李大仁也沒法比啊!)

 

尹首檢在馬惠理的協助下,成功逮捕追緝三年的金東石,但也向馬惠理述說了自己忘不了亡妻並明確拒絕她。馬惠理聽到尹首檢忘不了已經死去三年的妻子,感動得一路哭回家,徐仁優問馬惠理為何哭泣?馬惠理說明原委,徐仁優要馬惠理想清楚是否能夠對尹首檢的人生負責,對尹首檢這樣內心曾經受過創傷的人,行動前凡事應該要慎重、慎重再慎重才行,如果馬惠理是認真的,那徐仁優會幫忙馬惠理獲得她想要的愛情!徐仁優替馬惠理包壽司,好讓她去跟尹首檢約會(論貼心與痴心,我認為李大仁比不過徐仁優,徐辯明知馬惠理喜歡的另有其人,還是用自己的方式去關心她、照顧她、幫助她,當馬惠理的愛情顧問,甚至替馬惠理包壽司讓她去跟別的男人約會。)

 

惠理寫了邀請尹首檢約會的信,但被尹首檢的女兒尹彬藏起來(因為尹彬早已認定陳檢察官當新媽了,如果尹彬事先看過與媽媽長得非常像的惠理,也許就不會這麼做了!不過從頭到尾惠理都不知道自己與尹首檢的亡妻長得很像,就連後來見面的尹彬也沒有明說,只是一直問惠理,真的不認識自己嗎?),尹首檢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沒能赴約。徐仁優等到了傷心歸來的惠理,而尹首檢也因女兒的坦白得知實情後,急忙追至惠理家附近,徐仁優看到了從遠處趕來的尹首檢,突然向惠理預告自己會先抱住她,然後徐仁優得意的笑,(徐仁優內心的O.S.:尹勢峻,這次我總算比你搶先一步,感覺真是爽啊!)隨後徐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故意在尹首檢面前擁吻惠理,馬惠理的初吻掠奪計劃成功!YA!

 

 

檢察官公主05 

8集徐仁優揹馬惠理說:(親愛的)我把路變長了!徐辯也愈來愈貪心了!
徐仁優突然抱住惠理親吻,令惠理慌張不已,隨後徐仁優告訴她尹勢峻就在這裡,惠理再次吃驚。尹勢峻望著擁吻的兩人,心情獨自失落離去…惠理追上去卻根本沒有看到尹首檢,懷疑徐仁優在騙她,惠理回去找徐仁優算帳,狠踢他一腳,徐仁優解釋說,這是為了故意引起尹勢峻的嫉妒…在檢察廳裡惠理偷偷窺視尹勢峻的辦公室,見尹勢峻進來,卻什麼也不敢問地跑開,後來惠理到尹首檢家問他昨天是否來找過自己,見尹勢峻承認,惠理急忙辯解自己與徐辯沒什麼關係,只是朋友而已,並決定再次向尹勢峻申請一次約會。

 

徐仁優關心惠理與尹勢峻的進展,並且趁機套話,知道惠理週四要去查看交通事故案發地點,徐仁優主動跟去,為了調查惠理要徐仁優開車撞過來,自己會在快撞上之前閃開,沒想到徐仁優大聲說:「不行!」後來在惠理的要求之下徐仁優勉為其難的照做,但是事後還非常生氣的數落惠理,這是徐仁優第一次罵惠理…兩人後來在案發現場附近的廟宇發現了疑點,惠理的高跟鞋壞了,徐仁優把自己的皮鞋脫下來給惠理穿,自己赤腳走路卻不慎被玻璃刺傷,於是惠理終於決定讓徐仁優穿上皮鞋並讓他揹自己下山,惠理一路問徐仁優怎麼那麼久還沒到,徐仁優笑笑說:「因為我讓路變長了一點…」(如果可以,徐仁優想一直一直揹著馬惠理,因為揹著馬惠理讓徐仁優感覺好幸福,對別人而言馬惠理是個麻煩製造機,但對徐仁優來說,馬惠理是他人生中最甜蜜的負荷!)

 

於是徐仁優把惠理一路揹下山,開車回家後,又把惠理一路揹到她家客廳才不捨地放下來,徐仁優去清洗傷口,惠理原本要責備他把地板弄髒,看到地板的血跡腳印斑斑,惠理感到內疚…徐仁優原本要煮飯吃,卻發現惠理家什麼也沒有,於是到超級市場購置民生用品與火鍋食材,看到徐仁優走路一拐一拐地,惠理說要去別的地方一下,徐仁優以為惠理要上洗手間,還替她指路呢!回到家後,原本徐仁優準備動手煮火鍋給惠理吃,食材也都買好了,沒想到此時惠理拿出藥膏給他,原來惠理也會關心別人啊!向來眼中只看見名牌與尹勢峻的惠理居然也會開始關心起自己,知道這個事實的徐仁優好開心,明明買好食材、準備動手煮火鍋給惠理吃的徐仁優突然開始耍賴、不肯煮飯,反而要惠理煮給自己吃!(人真的是很貪心的動物,惠理買了藥膏給徐辯,徐辯就想得到更多!徐仁優想吃惠理親手煮的東西,泡麵也行!)於是在徐辯的指導之下,惠理首次下廚煮泡麵給徐仁優吃,後來惠理也忍不住想吃,於是兩人共吃一碗泡麵。飯後兩人一起研究案情,徐仁優卻累得倒在沙發上睡著了!當晚徐仁優做了個惡夢,夢見當年母親出車禍的景象…那是徐仁優首次卸下完美的偽裝與防備,讓馬惠理看到自己的弱點…(對徐仁優而言,他暫時忘記馬惠理是仇人的女兒,所以才會毫無防備的在她面前睡覺、休息…)

 

第二天一早,徐辯又變得更貪心了,與惠理共吃一碗泡麵之後,徐仁優還想坐惠理的車,和她一起去上班,(其實明明不順路,到了檢察院之後,徐仁優自己又走去律師事務所,然後又折回家開車出去辦事,這樣大費周章,只不過是為了想和惠理一起坐車去上班)尹勢峻看到徐仁優坐惠理的車,兩人一起來上班,心裡有點不是滋味!(尹勢峻也會吃醋啦!)後來惠理因為對名牌瞭若指掌,因此順利破案,惠理請同事去聚餐慶祝,地點就選在當時偷聽到同事打算孤立自己、讓自己知難而退、自動辭職的餐廳。(看來就某方面而言,惠理與徐仁優一樣是會記仇的喔!請看第15集)飯後尹勢峻單獨與惠理談話,要別太親近徐仁優,說他是個為求勝訴不擇手段的律師,並提醒她不要太輕易相信徐仁優。另一方面,惠理向徐仁優求證了尹勢峻告訴他的事情,雖然惠理開始懷疑徐仁優,卻也告訴自己不要想太多!後來惠理在徐仁優家的地毯邊發現自己兩年前的照片,於是跑去質問徐仁優…(待續)  

 

©2011 Wang Tone, All rights reserved.

weibo.com/tone2011

小叮嚀:歡迎大家自由下載汪潼圖文,但僅供私人使用,希望大家也能夠尊重作者的心血與著作權,請勿擅自修改圖文或是做任何商業用途。如有商業用途需求者,請依法取得本人正式授權後再行使用若需轉載煩請告知一聲並註明是轉載與出處即可。如有任何疑問歡迎留言。謝謝大家!

Posted by tone2011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留言列表 (1)

Post Comment
  • lindahung
  • 忍不住留言.....版主分析得太好了!
    我昨天才看完這部戲,覺得太好看了,就上網蒐劇評,也看到許多人說徐辨在15年前就愛上馬檢,覺得這樣的連結實在太牽強,僅只有一面之緣,又不是有好印象的情況;另一點,我不能同意版主再多的就是,也有很多人說,馬檢聰明過徐辨,只花3集就破解案子,我覺得兩個人是實力相當才對,如同版主說的,這樣的比較不盡公平.我應該會看第2次吧,值得推薦的一部韓劇.
    不過手機還是要買國貨才可以(笑).
  • 謝謝留言鼓勵!《檢察官公主》是部非常值得收藏反覆再三觀賞的好戲!個人認為是汪潼看韓劇10年來截至目前為止最棒的韓劇!甚至於比日劇還好看!因為我超愛《檢察官公主》這部戲的,只是以前並未動手寫心得,看到目前網路上既存的劇評看法都與我差異、出入頗大,所以才想為自己最喜歡的戲好好寫一篇心得。《檢察官公主》這部戲有許多細節,我也是看了四次才發現以前沒注意到的部份。個人認為最後還原真相的主要還是仰賴徐仁優,馬惠理算是扮演輔助調查的角色。
    不過,為什麼會突然冒出一句「手機還是要買國貨才可以」?

    tone2011 replied in 2012/10/08 07:42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Please input verification code on left:

Cannot understand, change to another image

請輸入驗證碼